这是基辅一个平静的春日,没有警告即将到来的俄罗斯巡航导弹的空袭警报,当我在乌克兰首都南郊某个不起眼的咖啡馆见到安佐尔-马斯哈多夫时。 “现在这里还不错,”马斯哈多夫一边说,一边给自己倒了杯茶,身后墙上挂着传统的高加索地毯。 “回到家里,在战争期间,情况要糟糕得多,”他补充道。

“家”是格罗兹尼,车臣共和国的首府,现在是俄罗斯联邦的一个组成省,但在 1999 年马斯哈多夫最后一次在那里时,它是一个自我宣布的独立国家的中心。那个国家的元首是他已故的父亲,阿斯兰:车臣伊奇克里亚共和国最后一任总统。

在 1990 年代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第一次残酷的征服战争中,马斯哈多夫家族在为车臣进行的辉煌、英勇但失败的防御中发挥了主导作用。现在,安佐尔将其家族传奇历史的外衣带到了最新的俄罗斯帝国战场,希望在乌克兰对普京的战争机器采取自己的立场时有所帮助。

安佐尔是一个说话温和的人,他显然得到了周围人的极大尊重,包括他在咖啡馆里的六七个随行人员。他们大约在两周前从挪威–马斯哈多夫过去十年的流放地–赶来。“我们知道我们不能只是坐下来无所事事,”马斯哈多夫说,他决定来基辅亲眼看看俄罗斯的新战争。 “我们比任何人都更了解这种邪恶。我们在这里与我们的乌克兰兄弟分享这些知识和经验。”

阿斯兰-马斯哈多夫本人出生于1951年的苏*联哈萨克斯坦,在约瑟夫-斯*大林因涉嫌与入侵的纳粹结盟而将整个车臣人民驱逐到荒凉的大草原仅仅7年后。然而,年长的马斯哈多夫在苏*联军队中成为一名职业炮手,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车臣宣布独立后不久就前往该国。到1994年,他成为新生的车臣伊奇克里亚共和国武装部队的参谋长,该部队几乎立即受到了考验。同年12月,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命令他的部队进入车臣,消灭叛军,恢复莫斯科的控制。防御似乎是一项无望的任务。俄罗斯国家军队的人数就超过了车臣的居民。

这就是阿斯兰-马斯哈多夫的传奇开始的地方。尽管有这一切困难,他带领车臣部队取得了对训练不足的俄罗斯新兵的惊人胜利,迫使莫斯科在1996年提出和平请求。他将成为这个事实上的国家的总统,但俄罗斯还没有结束。1999年,在即将上任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指挥下,一场新的入侵开始了,这一次彻底摧毁了格罗兹尼,并缓慢但肯定地征服了这个共和国。2005年,阿斯兰-马斯哈多夫在带领他的部队时被杀。这是最残酷的战争,安佐尔谈到第一次车臣战争时说。他们来到我们的土地上,说他们要恢复宪法秩序。在那两年里,我一直作为父亲的秘书和顾问与他在一起,甚至在他与叶利钦签署条约的时候。最后,这并不重要–他们只是违背了自己的诺言,[在1999年]又回来了,完全摧毁了我们的土地。第二次车臣战争开始时,安佐尔在国外,再也无法回家。在 2006 年定居挪威之前,他的家人在几个国家搬迁,马斯克多夫在那里继续他的持不同政*见者活动。车臣新的、克里姆林宫支持的统治者拉姆赞·卡德罗夫多次试图让他保持沉默,将他的亲戚逮捕回家,作为集体惩罚运动的一部分。马斯克哈多夫声称,他在今年早些时候了解到卡德罗夫的特工再次企图暗杀他,就像他们对德国、奥地利和其他地方的其他流亡车臣持不同政*见者所做的那样。

“他们总是在尝试一些事情。你学会在这个现实中很好地生存,”马斯克哈多夫笑着说。 “这是乌克兰人现在正在学习的东西。”

马斯哈多夫很快指出了俄罗斯征服运动的共同主题,例如克里姆林宫的敌人完全非人化,将他们简化为必须受到致命打击的野蛮人和狂热分子。

对他们来说,我们充其量是二等人,马斯哈多夫说。我们是黑人,你知道,[来自高加索地区的人]在俄语中经常被称为黑人。[俄罗斯人]认为自己是地球上最好的–比美国人或欧洲人都好,更不用说我们了。然而,今天他们却在谈论法西斯主义,马斯哈多夫继续说。说乌克兰人都是纳粹–[俄罗斯人]与纳粹有什么不同?希特勒也有这种观点–他的人民是被选中的人,德意志高于一切。我们现在有了另一个希特勒,只不过他坐在克里姆林宫里。当然,也有一些共同的历史。苏*联的垮台见证了新独立的共和国努力在许多人认为不可避免的复仇主义者莫斯科会为他们回来之前夺取主权。

马斯哈多夫描述了最近与他父亲的前战友的会面,这些乌克兰人曾在苏*联军队中与老马斯哈多夫一起服役,他们非常了解他们两个民族的共同斗争,他说:今天与我交谈的那些人,包括车臣人和乌克兰人,他们清楚地了解这里发生了什么。他们知道普京为什么发动这场战争,马斯哈多夫说。他们知道,他不会在这里停止–如果他赢得这场战争,他将继续到欧洲。有一个大意如此的老视频在最近几个月重新出现了。在1995年的一次电视采访中,在俄罗斯入侵期间,时任车臣共和国伊奇克里亚总统的卓哈尔-杜达耶夫描述了莫斯科的胃口。杜达耶夫说:[俄罗斯]现在已经从伊奇克里亚开始。但这并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他们会把战争带到克里米亚。他们将试图把乌克兰归还给俄罗斯。他们将以斯拉夫兄弟关系的名义吞下白俄罗斯,然后是更多。他们的野心是无限的。我们的领导人当年是这样告诉全世界的,马斯哈多夫说,回忆起他的人民与俄罗斯的斗争,世界上几乎没有一句支持的话。他们对每个人说,俄罗斯有一个巨大的胃口–他们将试图重新建立苏*联,把所有这些土地带回他们身边。我们警告过世界,多次请求帮助。我们去了其他国家,试图告诉他们,我们不是,但他们才是。但是没有人听。就这样,国际社会创造了这个怪物–普京,也就是我们今天的普京。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俄罗斯人的胃口只会越来越大。在解决了车臣问题之后,普京又向格鲁吉亚进军,在2008年的一次入侵中粉碎了这个前苏*联共和国的军队。西方不温不火的反应和日益增长的命运感使他更有胆量转向乌克兰:先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和入侵顿巴斯,然后是2月的全面进攻。马斯哈多夫知道世界的支持可能是善变的,他正在提供他能提供的东西,就俄罗斯的战争罪行向乌克兰同事提供建议,并利用自己的经验为这种行为寻求正义。马斯哈多夫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摊开了一系列大型光面照片。这些只是俄罗斯在我们的土地上所犯的一些罪行,他说。来自车臣共和国检察长办公室2002年的报告,关于针对平民的战*争罪。这些图片的残忍程度各不相同:从大规模无名墓的照片到几张俄罗斯装甲运兵车将车臣妇女和儿童作为人*肉*盾牌在前面行进以保护他们免受叛乱分子的攻击。其中一些图像残酷到令人毛骨悚然。你知道这个人发生了什么吗? 马斯哈多夫指着一张特别生动的图片问道。俄罗斯人用喷灯烧*掉了他的鼻子,当时他还活着。然后他们把他的头*割*下来,作为战利品保存。我们正试图帮助乌克兰人了解[俄罗斯士兵]的深层能力,并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刑*事案件。马斯哈多夫还充当了新兵的某种联络人,尽管他主要是劝告大家保持耐心。他说,欧洲有 几十个 车臣人与他联系,他们想自己来与俄罗斯军队作战,与乌克兰军队一起作战。马斯哈多夫说:我与国外车臣社会的几乎所有人都有良好的联系。从欧洲,从其他国家,我经常收到人们的信息–来自在车臣与俄罗斯作战的车臣人,他们询问如何去乌克兰,在那里与俄罗斯作战。我请他们等一等,以便我们为他们理清一切法律上的问题,这样他们就不会在他们的国家犯*罪了。我们必须尊重我们所生活的国家的法律。在乌克兰作战的车臣人不止几个。虽然以卡德罗夫命名的残*暴的亲俄准军事部队获得了大部分的头条新闻,但至少有两支反俄车臣人部队也在乌克兰活动。焦哈尔·杜达耶夫营和谢赫曼苏尔营都是以车臣几个世纪以来与俄罗斯斗争的领导人的名字命名的,在俄罗斯领导的分*离主*义分子最初在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起义并随后定期入侵之后,于2014年成立。两个团体今天仍然活跃,定期发布战斗的录像,并谴责他们的同胞为最近二十年前残酷地征服了他们祖国的国家作战。对马斯哈多夫来说,按照卡德罗夫(马斯哈多夫称他为 我们自己的吉斯林)的命令为俄罗斯而战,是对他们之前许多世代的背叛。

“我们试图与车臣当地的人们建立联系,告诉他们把儿子送到国外,这样他们就不会被[卡德罗夫政权]征召入伍,”马斯哈多夫说。 “我告诉他们,我们怎么能和俄罗斯做朋友呢?加入他们的军队,然后在另一个国家为他们而死——这是对我们历史和我们人民的背叛。卡德罗夫犯了这个罪,这是终极罪行。”

如果俄罗斯在对乌克兰的战争中取得成功,马斯哈多夫确信莫斯科会找到另一个卡德罗夫以他的名义在那里统治。

他们当然会这样做,他说。他们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已经有了这样的人,这种迷你卡德罗夫为了权力而出卖自己的国家。如果他们占领基辅,这也是他们的计划。自2014年以来,自从[基辅]这里的抗议活动以来,我一直说,乌克兰人需要了解车臣人民的故事:我们如何战斗,我们与谁战斗,以及俄罗斯的能力。这是一个不计算伤亡人数的国家。在我们的战争中,我们会摧毁一整列的俄罗斯士兵,而他们甚至不屑于找回他们的死者–他们会把他们留给*狗吃。这就是我们双方都在对抗的非人道、的力量。当太阳开始在基辅傍晚的天空中落下时,马斯哈多夫啜饮着他的茶,并就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失败发表了看法——他确信这只是时间问题——对他的祖国意味着什么。

马斯哈多夫说:俄罗斯将在乌克兰的这场战争中失败,。它已经输了。从最初几天就很明显。当我看到来自乌克兰的第一批照片时,有所有60年代和70年代的苏*联坦克,老式T-72和Grad[火箭炮]。这些都是老的、旧的系统。当[俄罗斯人]将这些部署到乌克兰时,我看了看,想,你要去哪里?你在那里会被打垮。为什么?因为这里有HIMARS、Javelins、NLAWs、Stinger,甚至还有更复杂的系统。俄罗斯没有这样的[先进]武器。他希望,这将导致他等待了二十多年才看到的事件。

[失败]将是卡德罗夫的噩梦,马斯哈多夫笑着说。这将是普京的末日的开始–对他来说也是。因为没有普京,他就什么都不是。没有人会原谅他对车臣人民犯下的罪行。而有一个美丽的日子,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快,他将面临正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